争议40年,远程办公的自由与代价

2020-11-25 10:24:25pmmypuzzleworld.com

  办公室革命”的探路者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杨智杰

  发于2020.3.9总第93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“蔬菜棚、田地里、阳台上、玉米地、院子里……成了Peter、Jack、Mary们的办公区。”这个特殊的春天,远程办公火了,微博超话接二连三。

  当大家在网上热闹讨论“远程办公是什么体验”时,王枫已经远程工作两年了。2017年,他是一家小型创业公司的软件工程师,偶然浏览网页,被一则招聘广告触动:“允许你在这个星球的任何一个角落,以灵活的工作时间工作。”

  吸引王枫的这家公司总部在美国旧金山,为企业提供软件服务,团队有60多人,从创办第一天就推崇远程办公。王枫很快辞去了工作,重新学习英语。3个月后,他通过了面试,加入这家公司,在上海开启了远程办公。他的同事分散在南北美洲、欧洲、大洋洲乃至非洲,大家又因为同服务于一家公司,每天在网络上聚首。

  在美国,远程办公方式早已流行多年。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是美国一家提供针对新工作方式研究和咨询服务的公司,它在201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,美国有470万员工至少有一半时间在家办公,占总劳动人数的3.2%。

  技术和成本驱动

  最早的远程办公,可以追溯到1973年。当时,美国每天有大量的通勤者开车上下班,尾气排放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。1973年,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,加剧了石油危机,矛盾被进一步激化,减少通勤、远程办公作为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被提出。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曾在上世纪70年代末发表题为《在家办公可以节省汽油》的报道。文章提道:“如果每个工作日通勤的人中,有10%每周两天在家工作,将使通勤数量减少4%。这绝对不是一个大数目,但与近期因汽油生产线带来的石油供应总体短缺3%-5%相比,意义重大。”

  反对远程办公的声音也立刻随之出现。1979年的《华盛顿邮报》整理了质疑者的三种声音:如果人们在家工作,怎么辨别他们的工作状况,或是否在工作?在家工作将会让员工与同事以及其他人失去联系;在家工作只会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,有太多的干扰和缺乏安静的工作场所。如今回看,即使过去41年,这三点,仍然是很多远程办公体验者们的困惑和烦恼。

  但技术的发展推动远程办公走入现实。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,个人电脑被发明和普及,人们能通过个人电脑或者虚拟终端连接到公司的主机,和同事进行协作与配合。通用电气、美国运通、哈特福德、IBM 等一大批公司开启了远程办公的试验,其中不少公司远程办公的习惯延续到了今天。

  推出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的IBM,是远程办公实践的先驱。上世纪80年代起,IBM让员工在家中安装终端,尝试居家办公。2009年,IBM的报告称,在全球173个国家和地区的38.6万名员工中,40%在家办公。1995年至2008年之间,公司减少了78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,并出售了其中5800万平方英尺,获得19亿美元的收益。

  这代表了一部分企业选择远程办公的诉求:公司节省开支,员工们减少通勤时间,同时还能帮助减少环境污染和能源的消耗,一举多得。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曾分析, 哪怕员工只有一半的时间在远程办公,每年每人可以为公司节省高达11000美元的成本。

  进入21世纪,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、远程办公软件越来越多样化,让远程办公变得更加方便。CNBC旗下的独立网站Make It近期推出一篇报道称,根据人力资源管理协会的报告,2019年,有69%的组织允许员工至少一部分时间在家办公,这个比例是20年前允许远程办公公司的三倍以上。

  哪些职业更倾向于使用远程办公?FlexJobs统计显示,最为常见的是医疗与健康、计算机企业,教育、销售、客服、会计和金融领域,也有越来越多人选择远程办公。

  自由与代价

  孟菲定居在美国东海岸,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5年前,她应聘西海岸一家药厂的统计师,开启了远程办公的工作方式。

  远程办公让孟菲更灵活地掌控生活。她的两个孩子每月都有一天不上课,因为在家办公,这一天她不需要临时安排请人带孩子,或者把孩子们送到日托。每周有两天下午,大女儿要提前放学参加课外活动,孟菲通常带上电脑,把孩子送到地点,在那里继续工作到下班。

  “我们无需坐班这件事,就好像其他公司必须坐班一样自然。”王枫服务的公司成立将近10年,一开始就是全员远程工作。他仍然定居上海,一天三顿在家自己做饭,偶尔白天会花几个小时去医院或者买菜,耽误的工作可以在当晚补回来。

  在几位体验者看来,除了不用通勤,不和同事真实见面,远程办公的状态与在办公室区别不大。王枫每天早上8点半上班,17点半下班。所在的团队最多不超过5个人,大家用邮件和Slack(一款在美国颇受欢迎的协作办公软件)沟通,用Google hangouts(一款即时通讯和视频聊天应用)开视频会议,在线分享屏幕,用GitHub(软件源代码托管服务平台)管理代码。团队每天开一次短暂的视频会议,汇报当天做了什么,每两周讨论未来半个月的计划,每隔半年,他要向主管进行工作汇报,请同事评估。

  唯一特殊之处在于,同事分散在不同的城市,会有时差。“安排会议的时候,我都会去看日历,算一下时差,你现在问我哪一个国家是几点,我都很清楚,因为我约会议前,都会考虑对方是几点,尽可能安排在大家的工作时间。”王枫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王枫曾在国内一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工作,他印象中,要搞定一件事情,部门会把所有人都拉进来开会,会议室经常抢不到。远程办公后,大家有时差,开会不方便,倒也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会议,“能在邮件或者聊天群里讨论掉的问题,就不会开会。”

  孟菲在家里安装了光纤网路,连接公司的路由器,她的计算机和电话就可以通过VPN(虚拟专用网络)连接公司内网。她和团队用Skype(即时通讯软件)进行即时短信沟聊天,开会时用WebEx(提供企业视频会议服务的软件),实时通话、分享图片和幻灯片。

  只不过,远程办公者们需要投入额外的精力,让远程办公变得更高效。多位使用远程办公的公司管理者都在接受Remote.co(一个为远程办公的公司提供资源的平台)访问时表示,他们招聘时,更倾向于寻找独立、自我驱动力更强、重视持续学习并乐于接受反馈的人。

  孟菲在工作时也发现,公司更喜欢有工作经验的、成熟可靠的远程工作者,能适应远程办公的场景。线上沟通的效率普遍低于面对面交流,因此具有较强的沟通能力,也是远程工作者必备的技能之一。对于初次合作的同事,孟菲一般会尽量打电话自我介绍。每次去总部,她都会约上经常合作的同事1对1吃饭或者开会,大多数时间,大家只是在闲聊。但是这样的努力,让她和同事更加熟悉,以便在以后的远程工作中,对方不仅仅是一个声音,而是一个生动的人,她更容易了解对方的立场,更快理解对方的观点。

  灵活和自由的代价,是办公者不可避免的孤独感。Automattic公司是一家以远程办公著称的明星公司,旗下有1171名员工,分布在76个国家,使用93种语言办公,创始人Matt Mullenweg是远程办公的拥趸。为增强归属感,Automattic每年会将全体员工召集起来,安排一次长达一周的大聚会,帮助新员工更好地融入公司,聚会地点选在全球各地,每年更换一次。

  如何正确处理工作和生活的关系,让居家办公更加高效?即使是在远程办公流行多年的国外,这也是让人们头疼的问题。拥有5年的远程办公经验的孟菲认为,当在家办公成为生活中一件正常的事情时,它很容易掌控。她严格划分办公室和生活的界限,不会偶尔拿着电脑坐在餐桌,而是在工作时间穿戴整齐,坐在办公室专注工作,下班后关灯关电脑离开这个房间。

  在全球物色人才

  对于当下的科技企业来说,远程办公已经远远不仅是出于“节省成本”的诉求,更是为了在全球找到最合适的人才。

  “我们这行招人太不容易了,如果两个人的情况差不多,一个可以去办公室,一个在家办公,公司肯定倾向于前者。但是确实招不到,没有办法。” 孟菲要兼顾家庭,不会因为工作搬家,公司和她纷纷做了让步,她成了团队里唯一居家办公的人,每年飞到总部培训或开会四五次。但她所在的行业里,这种方式非常普遍。

  “寻找和雇佣人才,是大多数技术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。远程办公能够帮助公司找到人才,而且不受到地域限制,这能为公司带来无限可能。” Automattic公司负责人在接受Remote.co的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远程办公为一些公司提供了更灵活的用工方式。2020年,Flexjobs发布第七届“最佳远程办公公司TOP100榜单”排名。总部位于澳大利亚跨国公司的Appen连续两年名列第一。中国在线教育企业VIPKID,也连续多年排名靠前,超过戴尔、亚马逊等知名企业。

  Appen全球副总裁、中国区总经理田小鹏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,Appen之所以能够入选最佳远程办公公司,在于公司的基因,即商业模式。Appen是一家为机器学习以及人工智能企业提供数据服务的公司,这些数据包括各种语音、图像、文本和内容相关性等,公司有781位员工,分布在澳大利亚、中国、美国、菲律宾、英国等地。

  实际上,这700多位员工仍然是在办公室工作,真正远程办公的是分散在全世界的100多万个数据采集和标注人员。“我们为世界各地的客户采集及标注各类用于机器学习的训练数据,这种商业模式造就了公司不可能把世界各地的人都招聘过来。”田小鹏解释,这是一种众包模式,各地的员工通过公司一站式数据服务平台领取任务,Appen在此平台上完成对项目人员的筛选,培训。“我们有一套很完善的资源管理模式,各地的项目人员完成数据采集和标注后,还有一套严谨的质检流程,最后再把训练数据交付给客户,这些工作都是远程在网络上完成的。”

  “这背后真正的核心是打造了一套商业模式、技术平台、先进的工具和运营体系。除了管理人员之外,其他的人来自于全世界,帮助公司提供数据服务,我们可以把这些人的智慧最大化。”田小鹏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和Appen的商业模式相似,VIPKID也是因为其培训管理体系和薪酬体系,在FlexJobs的排名中名列前茅。资料显示,每个月有近10万的北美老师报名申请在VIPKID工作,在Facebook等社交平台上,有近2万条关于VIPKID的面试经历、教学技巧等分享视频。

  不过,尽管远程办公有诸多优势,2013年,雅虎公司推行新制度,要求远程办公的员工必须到离家最近的雅虎办公室中办公,不遵守该制度的员工会被要求离职。雅虎时任人力资源部门主管杰基·瑞瑟斯表示,“在家办公往往会带来工作效率与质量的下降。目前,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整体的雅虎,而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就要求员工在一起办公。”

  2017年,远程办公最早期的先驱IBM宣布,将员工重新召回到办公室工作。这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响,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裁员手段,也有人敏锐地嗅到,远程办公也有不可忽略的弱点。

  多位受访对象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远程办公与面对面沟通相比,效率相对较低。即使远程工作了5年,孟菲坦言,真正更有效的交流,还是团队在一起办公更好。办公室的存在有它的意义,面对更复杂的问题,面对面效率会更高。但是现阶段,为了兼顾家庭,照顾孩子,她还是会选择远程办公,“人不能什么都想要”。

  田小鹏在进入Appen之前,曾在IBM、惠普等外公工作了20年。在他看来,公司是否选择远程办公,首先要选择最适合的商业模式,这和公司涉及的行业、做的业务有密切相关,“对于IT行业,我认为几乎可以完全远程办公。但是对于有些行业,比如化工、医疗和教育行业、建筑业,仍然需要有办公场地。”

  他认为,现代公司应该是办公室和远程办公两种模式的结合。面对面工作有其必要性,尤其是在团队作战的时候。但人们总会遇到一些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,公司还是要防范于未然,在遇到风浪和危机时,依然可以比较顺利地前进,而远程办公是帮助公司化解黑天鹅事件,保持连续运行的一种有效模式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王枫、孟菲为化名)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0年第8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银保监会“发卷” 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赶考
老人外出办事意外走失 浙江三地警方联动一天内找回
巨人网络百万年薪全球招聘艺术家:给最优秀的人才配行业顶薪
黄景瑜恭喜《破冰行动》获白玉兰 中国电视剧 饰演李飞一角|黄景瑜|恭喜
《琉璃》禹司凤真实身份是什么 琉璃小说禹司凤和璇玑前世感情线梳理|琉璃|禹司
林志颖林心如在一起几年 甚至是不少人眼中的金童女玉|林志颖|林心如
且听凤鸣左青鸾是好人吗 一起去看看吧|且听|凤鸣
伊能静发小作文为张雨绮庆生 这张口就来的文采不服不行!|伊能|静发
图解:从中央到地方的稳就业大礼包